《亚洲法律杂志》专访梅臻:法律科技赋能企业合规

来源:杂志《化繁为简》,作者胡阳潇潇 发布时间:2021-05-07 00:00:00

新冠疫情迫使法律从业者改变工作方式,也使他们更为大胆地尝试创新法律科技工具。为此,ALB(ASIAN LEGAL BUSINESS,亚洲法律杂志)专门邀请法大大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法务官梅臻、海尔商业集团总法律顾问张翠美等专家进行了采访,分享此领域经验。

*以下内容节选自杂志专访稿《化繁为简》,作者胡阳潇潇。

 

新冠疫情深刻重塑了企业法务部门的工作方式,部分变化在后疫情时代预计将成为常态。企业法务们必须面对远程办公下,工作流程从线下到线上的转移;他们更要调用有限的精力,去应对愈发频繁、复杂的风险。这都迫使法务团队更快速地拥抱科技工具,将人力从繁杂枯燥的事务中解放出来,为企业带来更多价值。 

根据汤森路透最新发布的《2021企业法律部门状态报告》,30%的受访法务团队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科技经费,44%的团队则采购了新的技术工具。该报告指出,法务团队的这一举措是为了应对“疫情下法律预算的冻结或削减,以及不断攀升的工作量”。

中国企业的法务部门也不例外。中国最大的家电生产企业海尔商业集团总法律顾问张翠美告诉ALB:“随着国内外经济和法律环境的不断变化,作为一家全球公司的法律平台,我们面临越来越多挑战,如何用最少的人力和资源,解决更多重复性、普遍性的合规及法律风险问题,是所有大公司都要考虑的议题。”因此,“法律+科技原本就是重要的战略布局,疫情只会增加我们的重视程度”。

实际上,在中国,过去几年中法律科技已经发展到了世界领衔地位。根据汤森路透的数据,2018及2019年,中国与法律科技相关的专利申请量都位居世界第一——在2018年,世界上51%的法律科技专利申请都来自中国。

究其原因,英国《金融时报》在一篇报道中分析道,可能源自中国法律专业人员的严重匮乏和巨量法律服务需求之间的不对等。《金融时报》指出:“借助政府对庭审创新的支持和法律科技软件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普遍应用,中国在法律科技专利方面的支配地位很可能持续下去。”

 

加速拥抱科技

正如《金融时报》在上述报道中所指出的:“当下越来越多法律科技创业公司将企业法务部门作为自己的目标客户,他们的产品正在取代传统的律所服务。”过去一年,伴随法务部门需求升温,该领域玩家也发现游戏正变得愈发有趣起来。

法律科技服务提供商法大大——其主要提供电子签名与电子合同云平台、“实槌”可信证据平台,以及合同智能审核平台——感受到了这一变化。法大大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法务官梅臻观察到,那些提前布局了法律科技的企业甚至“在疫情期间享受到了巨大的竞争红利”。

以金融机构为例,“前几年已经有某些金融机构找到法大大,对其业务流程进行信息化重构,并引入实槌系统进行证据保全。” 梅臻说。因此,疫情期间,“当所有银行线下门店都无法正常营业时,这些机构借助业务线上化,保障了60%以上原业务不受影响——其中包括原本只能在柜台上办理的签约动作,例如信用卡办理、理财产品投资等等。”

 

需求升级

虽然对科技工具的需求增强,但法务团队绝非“有病乱投医”,他们在此领域往往有清晰的策略。

谈到选择法律科技工具时的考虑因素,海尔的张翠美分享了三点:首先是“承接战略”,即工具的选择要符合公司本身的商业战略和流程要求;第二是“安全合规”,相关工具要能够保障企业数据的安全和独立性;第三则是“成本效率”,新工具要能够与已有业务流程和系统匹配,还要考虑到未来升级改造的成本,以及是否可以模块化。基于这些考虑,海尔法务团队目前采用了“一般科技工具自主研发,或者整理部分科技产品加以组合”的方法。

法大大的梅臻也发现,过去几年中,法务团队对科技工具的需求越来越明确,要求也不断升级。“例如在数据库方面,提供全面、准确、及时的法律信息早已不是问题。”梅臻说,“问题是如何从提供大量的初级信息到通过人机对话筛选出直接有效的信息;从只提供专业法律信息到同时提供企业及其知识产权等实务工作所需信息。”

在人工智能方面,企业法务用户则要求实现“从提供查询结果到提供具体事务的工作思路;从提供笼统工作建议到提供基础性工作成果”的转变。

而在实施应用方面,“相比单独采购软件工具,客户现在更希望供应商承接复杂系统平台的整体建设。一个个孤零零的系统显然对于数据管理和功能实施造成了不小阻碍,中国客户更希望法律科技公司可以部署到更多的企业系统里,形成规模化效益,进一步提升工作效率”,梅臻指出。

 

未来趋势

有趣的是,在借助第三方技术工具外,部分实力雄厚的法务团队已经开始根据需求自研科技工具,并反哺到下属子公司,甚至整个行业。以海尔为例,张翠美告诉ALB,法务团队已经自研了几大产品:包括合同+AI+物联应用、企业信用+AI、合同履约监测、诉讼预测+AI,以及智能公司系统,股权投资管理等。

“以智能公司为例,我们使用了文件自生成工具,用户只需要填写公司新设或变更的基本信息,即可自动生成公司成立的全套工商注册文件;在智能合约系统中,我们则链接了电子签名、区块链、OCR,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既可以提升合同签署效率,提升合规水平,也可以做到事先算赢的风险管理。”张翠美说。

被法务团队不断抬高的游戏门槛让法律科技公司们感到未来可期。

法大大的梅臻则认为,伴随“合规”在2021年成为企业关注重点,未来法律科技将在该领域发挥重要作用。“每家企业都需要构建完善的合规模型,需要采纳可以在正式开展线上业务前就为业务做好充分风控的技术产品。”他说,“这类技术产品能够全过程记录线上业务的信息流,落实电子证据链的固定。例如在纠纷高发环节,自动化发送短信和邮件实现通知触达;以URL的形式实现与对方互动,将操作行为自动留痕,这类电子证据未来容易被法院和仲裁机构支持,大大提升诉讼效率。”而法大大的电子签和“实槌”产品正能帮助法务团队实现此种合规风控。

此外,法务团队也要“保持长期主义心态。梅臻对此颇有共鸣。他总结道:“数字化浪潮带来的变革并非惊涛骇浪、一蹴而就,常常是顺势而为、润物无声。当大家有一天发现很多新的手段、技术应用渗透在生活和工作中时,才惊讶发现:原来巨大的变化早已发生。”

在线客服
微信咨询
违规举报